主页 > 历史咨询 > 隐身自己营造的梦想里(组图)
隐身自己营造的梦想里(组图)

  1978年出生,摩羯座。1999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英语系,卖过电脑,当过小白领,倾心销售工作。喜欢躲在安静的地方看书,谈过恋爱,尚未嫁人。她是一个喜欢做梦和追梦的女生,为了自己心中的目标,不断地折腾,哪怕走错了也会绕着弯子找到方向。相比过去的打工岁月,如今也成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

  11年前的谢菲菲,刚从华中师范大学英语系毕业,那时,21岁的她还对斑驳陆离的社会充满好奇,总想采用一种与众不同的姿态去体验。毕业8年后,她稀里糊涂而又目标明确地到了丽江,做了一个令都市朋友们艳羡的隐者。如今,历经了许多跌宕起伏,体察过百般人生况味,谢菲菲已经对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事情看得淡泊了。2007年7月,在束河,她貌似世俗地开了间音乐餐厅,在打理小店的过程中,却又放任它潜移默化地演变成一间供人欢愉的酒吧。

  观察她的隐居生活,就像观察一丛玫瑰,你可以俯身嗅出其中的清香,但却无法追问它的意义。这种闲适而超然的存在,就已经是意义了,如果一味追寻,所有的花瓣都将会在你的面前悄然消失。

  1995年仲夏,九省通衢的武汉,燠热得犹如一个火炉。谢菲菲的母校,华中师范大学,就坐落在武昌南湖之滨的桂子山上,两千多亩的校园,似乎足够她撒欢奔腾了。但是,四年下来,她似乎刚刚对“折腾”上瘾。

  1999年夏天,刚一走出大学校门,谢菲菲就展示了她“不走寻常路”的姿态。那一年,她在武汉电脑城卖起了电脑。菲菲说,当时自己什么都不懂,有样学样地跟着别人瞎整。但是,在成堆的元件和数据线的包围中,她“居然”也会学了装机,可以把一堆零件组装成一台能哭会笑的电脑。

  菲菲说,那时,刚刚毕业,尽管每个月只有不到1000元的收入,但每天穿行于武汉的大街小巷,像一个真正的商人一样去做小生意,感觉还是挺好玩的。然而,每当她走过熟悉的华师东南门“堕落街”时,心中又不免望文思义,隐约自省不能在小商贩的层面上就此“堕落”。该有一份比较正式的工作了,比如在某某大公司坐坐办公室,当个小白领。

  2001年,菲菲南下广州,她想找一个既可当白领又能做销售的工作。因缘际会,她应聘进了黑桃Q广州销售分公司,顿时有点美滋滋的感觉。

  创办于1994年的黑桃Q,在当时已经是风靡全国的知名公司,其销售网络更是遍布各个城市,最红火时全国员工人数过万。菲菲说,那时公司里有个很流行的号子,叫做“呼儿嗨哟——中国出了黑桃Q!”当时,公司老板要求所有的文件与会议纪要,都严格按照政府公文标准来做,甚至字号大小、颜色、粗细,都有明确的规定。

  菲菲所干的工作,恰恰就是办公室文员,每天都要面对大量的文案。当时,黑桃Q公司频繁召开各种各样的会议,如成功销售经验的全国推广会、兄弟分公司交流会、内部学习总结会,等等。除了应付这些会议纪要,她还得参与起草编写办公室、管理、财务、销售制度等方面的“红皮书”。除此之外,每次公司开会,菲菲还得安排会议流程,预订会议室、酒店、餐厅,甚至需要照顾到每个与会员工的大事小情。

  因为工作时间久了,逐渐找到了提高效率的方法。每次有什么文案工作或者会议安排,菲菲都可以轻轻松松地提前搞定。在工作时间内,她因为效率高而为自己创造了许多空闲。在这个闲暇中,又因为不知道干什么好而手足无措。

  用菲菲的话说,那时,她还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可以证明自己当时“没心没肺”的一个例子是,每当手头工作提前完成后,她都有一种冲动,就是想找到老板,告诉他自己很闲。

  有一次,这句憋在心中的话终于在老板面前吐露了。菲菲回忆说,当时老板听后,颇感愕然,随即奇怪地笑了起来。老板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员工抱怨自己工作太少太悠闲的。或许,在老板看来,菲菲的确是个没有开窍的傻丫头。

  菲菲说,在以销售为核心业务的黑桃Q广州销售分公司,绝大多数同事都是从事销售工作的,而自己名义上也是销售公司的一员,但却是为销售人员服务的。想想,就算自己做得再好,所干的活仍旧不是核心业务啊。菲菲说,她不是嫌当时一个月两三千元的工资太少,而是觉得,自己跟别人那种“有面子”的销售工作相比,做办公室文员实在有点“太丢脸”了。

  菲菲开始搜寻跟销售有关的资讯和学习材料了,最常看的一本杂志,是《销售与市场》。她希望先通过看书读报,暗中给自己充充电。毕竟,在进入黑桃Q之前,她对销售的概念还是不太清楚的,后来才知道,其实就是卖货的。

  有一次,菲菲找到老板,要求从办公室调到销售部门。老板没有立即答应,只让她工作之余,先跟着销售部的同事出去“跑跑”。回忆到这段经历,菲菲未语先笑,她讲起第一次给客户送增值税发票的故事。从公司出发,转乘几趟公交车,还乘坐了地铁,折腾两个小时才找到广州三元里附近的那家客户——易初莲花超市,到了地方居然还要排队,才能把发票交给对方。

  经过这次折腾后,菲菲觉得销售工作不应该是这样的,销售嘛,即卖货,不卖货算不上销售。随即,她又瞄上了“进场”,就是跟大卖场谈送货铺货。第一次跟销售部同事去黄埔大润发谈“进场”,菲菲激动得小心脏砰砰直跳。她说,当时同事在跟大润发超市的人谈判,自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既紧张又兴奋,觉得这次总算是真正的销售了。

  然而,正当菲菲想转型介入销售部门时,不少同事却相继离开了。她说,那一年,曾经如日中天的黑桃Q可能是遭遇了一些问题,开始出现人员流失,人心也不稳了。

  2004年7月,有一份杂志曾发表题为《黑桃Q还能活多久》的文章,称黑桃Q公司的部分中低层员工对公司的未来存有种种疑虑,“只有逗号,没有句号”的黑桃Q遭到“唱衰”之声。文章说,黑桃Q创业元老在闹分家……

  离开这个公司,菲菲是带着很大的遗憾的。因为,她刚刚要转型做销售工作,并且有了一点眉目。菲菲说,其实公司当时的处境没有外界说的那么严重,但眼看着很多同事都离开了,自己要是继续呆在这里,不是显得很没有本事吗?与其“很丢脸”地留下,不如随波逐流地离开呢。

  跳槽,小白领菲菲带着遗憾跳槽了。这种没有做成销售工作的遗憾,让她更加坚定了信念:再找工作,一定干销售。

  菲菲说,在黑桃Q时,销售部的同事讲述他们的销售经验,自己总是拿出一个小本子,认真地听,边听边记,俨然一个虚心好学积极上进的小学生。现在回想起来,对自己那时的执拗劲儿,反而觉得好玩又好笑。

  应聘西旋文化公司时,菲菲在职务一栏里填写的是“销售部经理”。她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有面子”的岗位。进入公司后,先是从一般业务员做起,她干得特别卖力,目的就是为了冲上销售部经理的“宝座”。一个月后,基于业绩突出,菲菲果然被任命为销售部经理。这一回,她终于如愿以偿了。菲菲说,升任销售部经理后,自己别提有多得意了。好运也是接踵而至的,菲菲负责的项目,特别顺利,每个月的销售任务都可以圆满完成,为公司赚了不少钱。而其后的继任者则没有她那么走运,在随后升上来的销售部经理任职期间,这个部门甚至亏了钱。

  过足了销售瘾的菲菲,香港赛马会彩经网站。又开始有了新目标。在西旋文化公司销售部经理位子上一帆风顺的她,悄悄地盯上了市场部经理的位子。菲菲说,其实当时自己也不懂市场部是干什么的,但总觉得市场部更“牛”一些,于是就向朋友们求教学习。还硬着头皮给老板做了几个市场策划方案,不承想这几个方案被接纳后,执行得还相当成功,于是趁机给老板提出要做市场部经理的想法。

  但是,菲菲上头的总监并没有调她去市场部,而是让她做了事业部经理。事业部是干什么的?菲菲又是一头雾水,失落与不满在她心中悄然积蕴。经过一段时间的周折,菲菲终于被调到市场部做了经理。在这个时期,菲菲的月薪已经达到5000元左右,比在之前公司收入高了很多。

  离开西旋文化公司后,她做出一个令朋友们颇感意外的选择:买个房子,回家“闭关”。

  “非典”过后,广州楼市一路升温,2005年,主要城区的一手楼均价已经高达7000元/平方。菲菲还是有眼光的,在楼价如楼房一样高耸的丛林中,她看中了海珠区叠彩园,这里的小高层每个平方米仅卖到4000元。手续办完后,菲菲成了一个80平米新房子的主人。

  菲菲说,总房价30多万元,当时东拼西凑只能交得起十几万元的首期。接下来,装修,买家具,包括首期在内总共支付了18万元。这个数字,对当时的她来说,不算天文数字,但却实实在在地掏空了她和亲友们的积蓄。

  收楼之后的新鲜与喜庆迅速消失了,随即而来的则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房奴生涯。每个月2000元的按揭,还要分期还亲友的借款,这一切足以让菲菲切实感到了压力的存在。

  本来打算买个房子,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但供房的压力却让她心神不安。“那段时间,是会失眠的,靠看电视连续剧来缓解压力,还经常买盗版碟没日没夜地看,以此来治疗失眠。”说到这段悲惨的房奴体验,菲菲至今心有余悸。她说,现在来说,按揭买个房子算什么啊,但当时的压力之大,确实难以承受。

  菲菲说,在28岁之前,自己真的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孩,但是心理的转折,在买房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天呆在家里,就开始反思:以前自己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总是那样吃饱不饿无忧无虑?

  当了房奴的菲菲,心理年龄迅速长大。似乎在一夜之间,就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变成了惯于沉思的成年人。

  在一个晚熟的女孩那里,你可以闻到花香,但你却看不到花朵的绽放。因为,那些清幽是来自花蕾里的暗香。如今,承受巨大压力的菲菲,终于主动绽放了。她要逼着自己把身体里潜藏的能量释放出来。

  按照星座学的说法,摩羯座的女生有着过人的耐力,意志坚定,有责任感,组织能力也相当不错。她们大多性格内向,略带忧郁、内省、孤独,并且缺乏安全感。摩羯女通常心怀大志,经过重重的历练,到中年期才会渐渐拥有声名和成功。因为她们有坚定的进取心和坚强的毅力,加上所擅长知识与经验的累积,最终才能一点一滴地达成目标。摩羯座的女生往往都很聪明,每经过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就会有很大的变化,成长很迅速。但是往往变得太完美,反而会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这些关于星座的描述,未必适合所有的摩羯座女性,但对菲菲来说,还是比较契合的。

  闲居期间,她又开始了新的“折腾”。菲菲和她的闺蜜王娟,加上另外一个朋友,三人投资了3万元资金,在广州上下九步行街的二楼开了一间精品店。讲起进货经历,也是笑话蛮多。菲菲回忆说,第一次去一德路进货,批发店的老板根本不搭理她们。纳闷之下,经过细心观察,她看出了玄机:原来,那些被老板热情接待的进货商,手里都提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而她们却拎着时髦的女士包。原来,老板认为她们不是真正的进货商,仅仅是佯称进货企图拿个低位的零售价而已。为了让自己更像专业的进货商,她们三人也开始拎起了硕大的黑色塑料袋。这一招,果然管用,批发店老板开始像对待其他客户一样耐心地伺候她们了。

  然而,精品店没做多久,就关门大吉了。分析原因,一是那个位置实在太差,二是三人也都没有全力以赴地去照顾生意,而是像业务玩乐一样漫不经心地打理它。

  回忆起做生意的动机,菲菲说,当时还在黑桃Q时,每次下班,都和同事兼闺蜜王娟一起乘坐公交车。在等车的地方,有个摆摊卖臭豆腐的,生意十分火爆,她们两人天天观察这个摊主,暗中帮人计算一个月能卖多少钱。计算的结果让她们大吃一惊,发现其实摆个摊卖个臭豆腐居然也可以那么赚钱。于是更加萌生了自己做生意的念头,甚至都想直接学人家,也弄个臭豆腐摊上街去卖。

  精品店倒闭后,大家还乐呵呵的,觉得反正是第一次,成败无所谓。只要以后能做好就可以了。然而,向人介绍兜售产品,始终仍是横在心头的一道坎,菲菲觉得自己张不开嘴。一次特别糟糕的经历是,她在黑桃Q期间,曾经和销售部同事一起向陌生人推销产品,说着说着就哽住了喉,满脸羞红地一推同事,说:“还是你来说吧!”

  创业的激情依然没有消退下去。没过多久,菲菲、王娟和之前合伙开精品店的另一个朋友,三人再次出山,到华南鞋城批发凉拖鞋,然后在广州大道南的园艺场路边摆摊。为了防备城管人员突然袭击,她们用一个巨大的包袱兜裹着280双凉拖鞋,在路灯下练摊。一旦有城管来赶,就可以提起包袱拔腿逃跑。

  面对南来北往的路人,菲菲无师自通地吆喝起来。她重点突出地向光顾地毯的客人推销着自己的凉拖鞋:这双鞋是今年的新款,这双鞋非常适合你,这双鞋非常便宜。新款、适合、便宜,三大要素都让她抢着说出来了,甚至有客人挑鞋时,她还告诉别人“那双鞋不适合你,你看都不用看。”销售技巧中的“排他法”也被活学活用了。

  因为突然下雨,摆了两个小时的地摊,她们被迫收市。但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内,每双批发价11元,零售29元,卖一双鞋子赚18元,她们这一次就几乎卖完了所有的鞋子,几千元钱就这样轻松地赚到了手。

  第一次吆喝出来,第一次成功推销,第一次在两个小时内赚这么多钱。菲菲说,收摊时,突然之间,感觉自己“开窍”了。然而,这仅仅是一场练兵,从那以后,菲菲再也没有卖过鞋子。

  读小学时,她常去爸爸上班的工厂,那里沿路有很多安装在电线杆上的广播,一路走着,听出了广播里声音的时差,就以为每个广播里都有一个“小人儿”,他们接力赛一样传着话。这个印象,一直持续了两年才被揭开谜底。

  做了半年“自由人”后,她终于在广东江门续上了“市场部经理”的梦。2006年6月,江门公司的一个同事在丽江束河开了一家餐厅,邀请菲菲过去加盟。这次菲菲第一次到丽江,她被丽江的美景与风情打动了。2007年5月,她再次来到丽江,住了20天,证实了这里确实是自己的梦想之所在。当年的7月底,菲菲做好在广州的善后工作,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到了丽江——因为这一来她就不走了。

  菲菲说,自己加盟了餐厅一年后,先前创业的朋友因故选择了退出,留给她一个大摊子独自操持。

  面对独自打理的餐厅,菲菲的态度就像在玉河里放下一盏许愿灯,随它随波漂流——只要不漂出丽江就可以。喜欢安静的菲菲,在团队中似乎最不像老板,她老是躲在屋里看书,听音乐,有时甚至让员工告诉前来找她的人“老板不在”。

  在她的“无为而治”下,餐厅像一朵花一样日渐盛开,生意越来越好。尽管看似不愿插手生意,实则每个细节都早已精心布置。比如乐队要请最好的,酒水从昆明进优质的,甚至连咖喱粉都要从泰国进货。

  菲菲还有一个秘密武器,她在店里设立了“快乐基金”,积少成多地储存着,以便用这些快乐基金让员工一起去HAPPY。她说,自己想快乐,自然就得让员工也快乐,如果只为赚钱就失去来到丽江的意义了。尽管不以赚钱为最终目的,但去年的营业额还是高达140万元,“赚了60万元,被我花光了。”菲菲大大咧咧地说,在她看来,金钱已经真的回归到工具上来了,快乐地做梦,开心地生活,才是梦想深处的桃花源。生活梦想

  生活本来不需要太多钱,但她在追求事业成功的过程中却收获了不少银子。开音乐餐厅,去年收入140万元,自己“挥霍”掉60万元。赚到钱了,但内心的追求又有了变化,她说她好累,想要改变生活状态,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个“收租婆”,为此正在洽谈客栈,打算装修好了赚取转手费,“即使不转手,至少也比开餐厅更轻松”。

  他们曾在某个城市生活工作,他们当过房奴、车奴、卡奴、孩奴,他们压力很大,他们渴望自由,他们终于挣脱城市生活的束缚,来到丽江,隐居下来。有的顺便做点生意,不图发财,活着而已。他们或许还要回到城市,或许换个地方隐居。

  今天,在丽江,遇到你,就是缘分。来个电话,发个邮件,约个时间说说你的故事吧。

  策划/谭智良王雷统筹/马伟智纳英本文来源:云信网 责任编辑: 王晓易_NE0011相关推荐热点推荐恒大财富爆雷 网曝许家印妻子7月就已全额兑付2300万

  课本封面二胎变三胎?妈妈不打扮了,爸爸加班挣钱!出版社回应:家长有心了!

  老人二婚后第1次圆房有什么感受?60岁阿姨说出了心里线业务:所有学员将退费、被裁员工进行补偿

  为了不让拜登“乱讲话”,白宫切断了总统的发言直播,这竟然不是第一回了……

  iPhone 13国行机较去年降价,iPhone 13 128GB便宜800元

  iPad mini 6发布:A15芯片,起售价3799元,全面屏指纹解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