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尚新闻 > 两个月6家公司“踩雷” 均涉同一神秘人
两个月6家公司“踩雷” 均涉同一神秘人

  现代快报讯(记者 谷伟)两个月内,6 家上市公司先后公告诉讼或重大风险事项,涉及资金超百亿元,这背后,涉事对方均指向同一个自然人隋田力及其控制的公司。中天科技600522)、凯乐科技600260)等公司均在公告后股价大跌,相关公司也纷纷收到交易所监管工作函。7 月 28 日,相关上市公司分别披露事件进展。

  7 月 21 日,主营海缆及光通信等业务的南通上市公司中天科技发布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表示公司及下属经营高端通信业务的控股子公司南通江东电科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江东电科 )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截至 6 月 30 日,合并口径预付款项 21.35 亿元对应原材料供应商交付不及预期,应收账款 5.12 亿元逾期,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后剩余未交付存货货值 11.07 亿元,上述事项可能导致公司产生损失的风险。

  公告之后,中天科技股票连收两个 一字跌停 ,5 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近三成。而公告当天,公司就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公司查明合同出现执行异常情形的具体原因及责任人,并就此次风险事项的调查及处置进展,按规定及时、持续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28 日,公司披露公告称,正在积极落实监管工作函要求,认真核查该业务开展模式、主要客户与供应商关系、资金与货物流转情况、生产资料与业务规模匹配性、合同执行异常原因及责任分析等,并采取相关风险应对措施,包括但不限于:主动向主要客户、供应商、合作银行汇报高端通信业务风险;及时向属地政府有关部门和领导汇报高端通信业务风险;采取必要的法律措施对涉及对象追究经济损失等。

  根据公司披露,江东电科的风险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供应商浙江鑫网能源在收了 21.35 亿元的预付款后,还有价值 9.67 亿元的原材料迟迟不予发货;二是客户航天神禾,收货后迟迟不肯付款,逾期应收账款达 5.12 亿元,并且对方违约导致江东电科还有 11.07 亿元的存货尚未发货,面临减值风险。

  就在中天科技披露重大风险后两天,另一江苏上市公司汇鸿集团600981)也披露了类似公告,巧合的是,涉及的客户同样为航天神禾。根据汇鸿集团公告,其控股子公司中锦公司与客户航天神禾签订了系列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航天神禾在收到产品后,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导致的逾期应收账款合计 1.96 亿元。不仅如此,还导致其形成存货 1.77 亿元,可能增加存货 1.78 亿元,均存在无法足额变现导致减值的风险。

  而回看近期上市公司公告,还有上海电气601727)、国瑞科技300600)、瑞斯康达603803)、凯乐科技等多家上市公司也均披露了相关的风险提示或诉讼公告,其涉事对方或多或少均与航天神禾背后的实际控制人隋田力有关。

  如上海电气 5 月 30 日晚间公告,持股 40% 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自 2021 年 4 月末起,陆续出现应收账款逾期情况,至公告日,应收账款为 86.72 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 22.3 亿元,公司为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总额为 77.66 亿元,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公司归母净利润造成 83 亿元的损失。同时披露的另一公告显示,上海电气通讯已向主要客户北京首创集团、哈工投资、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等提起诉讼。

  常熟上市公司国瑞科技则在 7 月 13 日披露,其经营的多网状云数据处理通信机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www.698333.net,扣除已收到的预收款项或定金后对应的存货约 9844 万元,应收账款 1.67 亿元逾期,可能导致公司发生损失。公司 7 月 16 日又补充公告,已分别向多地法院提起诉讼。

  从相关上市公司披露来看,所涉及的均为同一类业务,即专网通信业务,其大致业务模式也都相似,先以承兑汇票形式预付款采购原材料,下游客户预付 10% 定金,合同完成交货后再付 90% 尾款。尽管从整个流程来看,相关上市公司颇为 吃亏 ,全程垫付了大量资金,最终利润率也不高,但相关合同整体金额都颇为可观,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也是不少公司愿意从事这种业务,赚 辛苦钱 的原因。

  不过,如今暴露的一系列风险,恐怕是上述公司始料未及的。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家上市公司的风险事项,都或多或少跟一个叫隋田力的人和其控制的公司有关。

  比如中天科技和汇鸿集团披露的违约客户航天神禾,天眼查信息显示,由北京赛普工信投资和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各占 50% 股份,而前者的两家股东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和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均为隋田力控制的公司。

  上海电气的事件中,涉事的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第二大股东即是上海星地通,占股 28.5%。国瑞科技的诉讼公告则披露,与几家客户的合同中,均由上海星地通承担了连带担保责任。如买方逾期,则由上海星地通补偿原告购销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补偿额不超过相应合同总金额的 5%。其主要违约客户亦包括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

  天眼查显示,隋田力共担任 12 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拥有 34 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除了上海星地通讯研究所、上海星地通通讯科技、北京赛普工信投资等公司外,还是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的实际控制人。

  海高通信此前披露的年报显示,隋田力 1998 年 11 月至今任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所长,期间还兼任多家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董事等职务,如南京三宝通信技术实 业有限公司、江苏省国信大江科技有限公司、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等。而海高通信 7 月 20 日公告,公司股东北京赛普工信投资、刘青、张涛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目前来看,上述多家上市公司涉及的客户中,多为国资背景,如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背后是中电熊猫,哈工投资背后是黑龙江国资,富申实业背后是上海国资。离奇的是,隋田力控制的上海星地通一方面作为供货方的股东,另一方面在某些交易中又会为采购方提供履约担保,其角色颇为复杂。

  7 月 28 日,多家上市公司纷纷披露事件进展。中天科技相关人士对现代快报记者表示,政府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要等相关结论才能对外披露, 这个调查可能没那么简单 。

  上海电气则披露,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前,7 月 5 日,公司收到证监会通知,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公司立案调查。

  围绕着隋田力及相关上市公司的交易仍旧迷雾重重,一系列的疑问正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现代快报财经猎豹也将持续关注。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